PLD Commentary (江南物语):
人生、反省、感恩


即将结束我的博士学习生涯,要感谢的人很多。但在感谢前,还是先写一些学习期间的感受,算是对自己这段不堪回首却又永生难忘的人生阶段之总结。如果实验室的其他同学能看到此文,当成经验也好,当成教训也罢,希望对他们有所启示。

我的读博生涯是一场艰难的马拉松,其中的滋味我当然深有体会。我以前总是觉得自己读博如此辛苦,主要是因为自己基础不扎实、底子差,当然还会找到很多其它客观原因。但在即将走完这段人生旅程之际,回顾来路,尤其是准备最后的博士论文期间,我想了很多。其中,想的最多的是学位办吴老师对我说的一句话:“人要积极一些”。

这句话虽然很短,对我来说却是金玉良言。因为,这句话点出了我很多问题的实质,也是我最应该汲取的教训。

记得刚刚进入实验室,听着实验室里的师兄师姐们讨论问题,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差距很大,觉得自己基础薄弱,觉得需要补好基础才能加入大家的讨论。所以,我总是一个人去图书馆和教室看书。现在我明白,补基础是应该的,但要想尽快进入实验室的角色,应该首先加入到大家的讨论中去,向同学请教任何不懂的问题,不能怕丢面子,这其实才是进入实验室后的首要任务。虽然在讨论和请教中肯定还是会有很多不懂,但这些不懂会让你补基础有更明确的方向,其实也是对你很好的激励,比一直自己泡图书馆要强很多。害怕请教别人,怕自己问的问题太abc丢面子,这是我的第一个最大的“不积极”。

正是因为怕丢面子,没有积极融入实验室的研究方向,所以对自己想做什么方向一直没有任何想法,直到老师有一天把我叫去,给我指定了研究方向:相场模拟。拿到这个方向后,我爱钻牛角尖的毛病给我带来了麻烦和无尽的烦恼。看了一堆文献、编程,但最终得不到希望的结果,给我造成很大的精神困扰和负担。这时,理智的出路应该是把这个方向先放一放,先转到比较容易做的方向如蒙特卡罗模拟上,换一换思路也许很多问题就会想通。但是,我却一直死缠着这个方向不放,直到快三年后才用蒙特卡罗做出来了一些结果。而且,即便此时,我的思路还是没有转到蒙特卡罗上来,还是没有转到与之有关的物理内容上来。也因此,我对模拟的结果不敏感,没有很好地进入状态。这种混混耗耗的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老师提醒,我才明白模拟的结果是怎么一回事,这才有了我的第一篇文章。

后来我进入了延期生涯。在我的纠缠下,我在14年底总算可以把一篇相场领域的PRB经典文献重复出来。然而,因为这篇文章是周期性边界条件下的模拟,能处理的问题十分有限,复杂边界条件下的模拟我还是没搞明白如何计算。加上延期的压力等各种原因,我又再次陷入了一个能量的陷阱、进入了低潮。加上面子薄、不愿与人交流,结果可想而知。钻牛角尖、不知变通和不懂张弛有道,这在本质上说也是一种不积极——不积极寻找多种解决方案。要知道,只往一个方向死钻其实是一种很省事的做法,每天看着一个程序发呆,参数调了一大堆,得不到结果,不需要转换思路。这样陷在一个势阱中自我封闭,与外界无关,是人生最舒服却是最危险的态度。遇到陷阱而不努力往外爬,这是我第二个最大的“不积极”。

其实现在回想,即使是只能计算周期性边界条件,还是有一些东西可以做。这一点还是储鹏同学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储鹏和我一样,也做相场模拟,但是他很灵活,他一开始重复那篇PRB也没重复出来,但是他很快抓住了其中的重点——力学平衡方程在倒空间的解析解,很快就能用相场模拟算一些东西了。顺便说一下,其实直到今天我也还是觉得相场计算有一些细节的缺失。但今天看来,这其实并不重要,抓住问题的本质、获得主要的轮廓在研究初期阶段很重要。而且,储鹏同学的特点是只要程序一编译成功,他就能算一大堆东西,什么应变回线、介电响应、动力学等等。在大量的计算中,储鹏很快有了成果,其实这些计算也都还是周期性边界条件。当然,更不要说储鹏很好地融入了实验室这些年一直追逐的多铁,所以储鹏得到很多结果是自然而然的。

如果把我和储鹏做一个对比,何为“积极”,何为“不积极”,一目了然。

其实,“人要积极一些”就是告诉我们,要勇敢地面对一切,不要逃避。要敢于面对请教问题时丢面子、敢于面对转换思路带来的麻烦、甚至敢于面对自己心理出现的问题。如果害怕丢面子而逃避向老师同学请教,如果害怕转换思路害怕重新开始太麻烦所以逃避转变,如果害怕把自己的心理问题向家人朋友甚至医生坦露所以逃避倾诉逃避寻求他人帮助,那么你所面对的困难就永远无法解决,你就只能永远陷在能量的势阱中痛苦弛豫而无法前行。

其实PLD是一个研究氛围非常宽松的集体。在这里,能够接纳的课题其实相当宽松。只要愿意和大家积极讨论,其实很容易找到方向并取得成果。

以上就是我即将完成读博马拉松的一些感想,希望对我自己和他人都能带来一些正面的有价值的东西。

写完感想,还是要感谢。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导师刘俊明教授。刘老师在我的博士学习生涯中给予我的帮助我永远都会铭记在心。他的修养、耐心、谦虚、积极、热情、认真、努力、幽默,永远都是我心中的榜样。尤其是他对我这个天资非常愚钝的人所展现出的巨大耐心和在我遇到各种困难时给我的帮助,我会感激一生的。

在PLD实验室这个大家庭中,很多同学也是我要感谢的。首先要感谢的是张洋同学和储鹏同学。是他们和我一起讨论唯象方法,解决了一个个具体的困难,给我的科研提供了难以替代的巨大帮助。没有他们两位,我的人生可能会完全不同。其次,董帅同学因其扎实的物理功底、对科学研究的巨大热情和对实验室同学无私的关心,成为PLD实验室年轻人的榜样。他会经常和各个不同研究方向的同学讨论各种科研问题,我也有幸得到董帅同学的一些提点,在这里深表感谢。其次,颜志波、林林、王寅龙、杜宗正、刘慧美、谢云龙、陶永梅、朱琛、程维文、秦明辉、郭云均、张娜、郭艳艳等同学和我朝夕相处,给我在学习和生活等各方面的帮助也很大。我要对这些PLD实验室的同学们表示感谢。

最后,我要感谢的是我的家人。我的父母年事已高,但他们对我的生活和工作总是给予最无私的支持、关心、鼓励和包容。我的爱人和岳父岳母同样也对我的工作生活给予了很多无私的包容、支持和帮助。我对他们也十分感激。

回想起PLD实验室的每一个人和许多故事,我充满复杂的感情。一方面,我对PLD的每一位成员都很感激、很有感情。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自己能力不足,不能够给大家带来多少帮助、鼓励和快乐。希望我今后能为这些我感谢的老师、同学和家人也带去帮助、带去温暖,希望我能用自己的感恩之心和最大的努力去回馈他们。

陈大鹏
2017年8月于唐楼